没钱就不能积极生活? 生活多艰难,没钱继续生活的比比皆是,“请问没钱到底要怎么活啊????” 其实大家都一样!

请问没钱到底要怎么活啊????

人的生活可以有千万种,一餐百两白银也是一餐,三五元也可渡日,六十年代吃野菜粗糠也没误建设祖国。一月开一万也生活,开一百也是生活。白毛女在山里也活了几年,看你追求什么,处在什么条件环境,都能选择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

你怎样看待没钱也不能过穷生活这种想法,没钱就不能积极生活

你怎样看待 “没钱也不能过穷生活“这种想法?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没钱也能过穷生活这个问题,我们不能以偏概全的去看待。固然会有这么一部分人选择去了山野老林,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我们也真心为他们高兴。可是放眼芸芸众生,会有多少人去选择过这样的生活?尽管我们会从网络上看到一些介绍。但是翻来覆去还是那几篇报道,故事的主人公还是那几个人。更过分的居然有陈年往事翻出来。茫茫人海里的我们谁不是在努力拼搏工作,为了自己的父母孩子,为了自己的美好生活,又有几个人甘心情愿去过贫穷的生活。普通老百姓又有谁不会累。不累还会有想不开自杀的吗?当然这固然是一部分人承受不了压力,但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向前,为了明天的一切。尽管我们终究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留下的只是灰尘。不知道未来,只的得努力现在。

没钱的时候怎么生活?

当年戒赌吧还在的时候,风行一种诸如《赌城不是天堂》之类的“澳门伤痕文学”,导致大家老觉得挂逼群体的叙事结构应该是悲怆的被动挂逼,进而延展到了中产阶级喜闻乐见的“阶层固化”,知识分子能刷到存在感的留守儿童/寒门再难出贵子。

这种吃x一样高高在上的关怀反而是极端傲慢的。诚然很多人是被逼上梁山,但挂逼群体的主力从来都不是他们。

他们完全不能理解“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和“做一天阔以玩三天”到底是什么意思——对我们来说,打工这件事情本身就是“系统性的焦虑状态”,并不在乎到底是在流水线还是办公室。

打工只是维持生存的必要负担,所以日结不是被逼的,而是根本做不到坚持一个月。

那再进一步的话,自然就是挂逼了。因此挂逼不是生存方式,是生活方式。

豆瓣曾经有个3000块活一个月的热门话题,知乎也有180如何活18天的热门问题,每次看到这种题目我就想笑,城市白领的思想实验对挂逼老哥来说真的有点异轨审美的味道——他们竟然觉得要钱才能生活?

我感觉我有必要教育你们一番。

一、吃

曾经在百度龙华吧(就是三和所在地)看过一个老哥发帖说,自己并没有变成流浪汉的自觉,而是在某一天从网吧走出来的时候,仿佛这就是自己的生活。

颇有几分《流浪北京》里早年艺术家盲流的自觉——我不想特意的去做盲流,但是自然而然也就这样了。

不过这么洒脱的也不多,每个挂逼老哥在突然发现自己付不起15元床位或者网吧包夜费的时候,大多还是慌过一阵的,但是活人不能被尿憋死,后续的展开也都会自然起来。

很多人想到流浪生活都会说开宝箱,但是其实超市和便利店剩下的食物很少直接进入垃圾桶,拿水果举例,首先他们会打折促销,再就是卖给榨汁和做拼盘的,最后烂到完全不能吃才会扔,显然这时候你也吃不到什么了。

开宝箱最多得到的还是瓶子和废纸板,食物上除了少数包装食品,大多还是残羹剩饭为主,挂逼也是不吃泔水的,因为生病问题更大。

1:超市试吃

所以这里必须引入一个概念,就是你一定要保持自己的基本整洁,否则很多事情你都是做不到的。

在各大超市都有各式各样的试吃区,如果你活动范围足够大,完全可以每天吃一家超市并不引人注意。

有老哥告诉过我好利来的试吃最棒,能吃饱,我怀疑让他放弃的原因是担心患上糖尿病。

还行。

2:施粥

天下亚逼是一家,我挂逼大理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叫“慈缘斋”的饭馆儿,这地方吃饭不要钱,唯一的诉求就是要你先听俩小时国学。

在异国他乡的夜晚,突然又想念起慈缘斋万年不变的菜式。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又没钱了。

有饭吃,别说让我学国学了,就是让我承认此世的监牢物质的罪渊也没问题,毕竟我没钱了。

后来才知道类似的东西全国都有,有的是亚逼中年发的宏愿,有的是寺庙的日常行为。有些周末开,有些初一/十五开,但最终你总是可以在每天都找到合适的觅食地。

3:学校食堂和洋快餐

21世纪了,家庭条件好的小年轻越来越多,吃东西也不介意粒粒皆辛苦了。但除了人民生活的日益改善,最值得欣慰的还是人民素质的不改善。

在大学食堂和麦当劳肯德基里大多数人并不会把托盘清空并码放到位,而是直接留在桌子上——这时候你直接坐下吃剩饭就好了,艾滋病不会通过唾液传播,当你受不了超市的糕点和寺庙的寡淡时,可以来这些地方开开荤。

我自己腰不好,坐不住,但是我知道有老哥一天吃了几十个剩一半的鸡翅,二斤薯条,两升可乐。

后来他最杯葛的事情是麦当劳的可乐最好不要加冰。

二、住

当然洋快餐的好处不光是吃,这里也是真的可以睡的,没见过麦当劳凌晨四点半,就不足以说自己体会过人生。

但是和都市传奇不同的是,这里很难躺下,直接躺地上会被赶,架起椅子或者趴着睡又太不舒服了,并不算长久之计。

对于小布尔乔亚来说,另一个寄托了其对维多利亚时伦敦东区贫困的瑰丽幻想符号是桥洞。

小布尔乔亚喜闻乐见的桥洞学最终发酵结果就是这样的。

但非常遗憾,桥洞噪音巨大,污水横流,而且真的会被赶。

我之前讲过的三亚大神基地确实有一个位于桥洞下面,但是有地砖的桥洞不好找,而且他们也是打游击的,不堪其扰。

你以为是上面这样的,但是大多数时候是下面这样的

除了桥洞,亲测废弃地铁站和医院都是会被赶的。

前面说过,挂逼不是不得已的生存,而是生活本身,所以发掘挂逼方式本身就是有趣的。

我大概可以提几个经验。

1:烂尾楼

住烂尾楼等闲几个月没人管你,除了和朋友们分配好房间,最重要的还是开发一些副业,比如养鸡。

2:24小时ATM机

ATM机房是最受欢迎的地方,遮风避雨不说,还安静没人打扰,只要你在值班人员来前走掉,经常可以不影响任何人。

如果你在贴吧看到有人说长凳睡满了今天睡机房,说的就是这个机房。

当然,住的需求并不光是一个容身之所,你还有更私密的要求,比如洗澡。

我在前面讲了,整洁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决定你能不能进入“正常人”的世界。

那么在这里我推荐无障碍厕所(感谢国家)。

3:无障碍厕所

还是那句话,21世纪了,我国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建设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很多公厕都被改造成了三个房间。

其中无障碍厕所大多数是万年没人用的。

无论是洗衣服还是洗澡,这里都可以不被打扰,也不打扰别人。

而且还是单间,我相信好多人都没进去过,挂逼的道德就是弄脏了一定要收拾干净,前一个人没收拾干净的话肯定会被diss的。

当然,说到这里我一定要建议大家去南方挂逼,这里说的南方不是江南,是岭南甚至云南和海南,不然取暖真的是个大问题。

三、行

挂逼的出行也是有讲究的,首先你就要面临以下几个问题。

1:往往你的每一次出行都是一次搬家,你要把你的全部家当带在身上避免遗失,古早的选择是三轮车,现在最新流行的是手推车。

背包客的大包包实际上并不实用,负担重不说,也很贵,真的硬核挂逼都青睐手推车,它是你移动的蜗牛壳,也是你的人力房车。

老外在这一点上走的比我们远。

2:你要注意这是21世纪,没有电的话就是流浪汉也不能生活,驴友往往喜欢太阳能充电板,但是这个东西必须一直对着太阳而且电流并不稳定,我们实际上用的都是

当然可能商家考虑到我们的下沉需求,这两年已经有二合一产品了,非常亲民,一般来说新挂逼的同学我都会推荐他把前两个月开宝箱(拾荒)的收入买多功能推车和二合一充电宝,能极大的改善生活质量。

3:你需要一个桶,需要一个桶,需要一个桶。

桶的功能太多了,洗澡也好,收纳也罢,多功能桶甚至可以拆解下来当锅煮泡面,真是家有一桶如有一宝。

未完待续的话:挂逼的日子认识了很多人,遇到了很多事儿,但是和流浪吧/龙华吧/隐居吧的老哥们一比,似乎该说的也被人说完了。

一年都在假装找工作的人,不忘记摇滚梦想的midi酒蒙子毕业生,精神有点问题吃百家饭的小姑娘(试图骚扰她的被几个老哥合伙揍了一顿),身体力行反对资本主义和商品社会的亚逼左派,如果大家有兴趣我都可以更新一下。

不过我绝对没有浪漫化挂逼生活的想法,挂逼既不是亚历山大大帝,也不是追求阳光的第欧根尼,挂逼是被识别出来的,因为它和其他生活方式足够不同,所以才显得足够特殊。

诚如我开篇所说挂逼是一种生活方式,但它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原因,会焦虑正常工作生活的人各有各的故事,有的是不再信任人,有的是沉迷游戏,有的是逃避赌债,我甚至遇到过一个因为奇怪的蘑菇而“对人生想通透”的嬉皮士。

因此且不说我自己挂逼的时间都不长,就说挂逼本身也只是一个个人选择,并不低贱也不高尚,只是每个人真的都有自己的活法,不需要被任何人指点和审视。

其实直到今天我还有点挂逼后遗症,就是说我极其抵触实体物件的增加,我两套衣服轮流替换,任何家居和装饰性的东西都不会买,因为我总觉得我在路上,我只会焦虑我的东西太多搬不走,不会担心我的东西太少不够用。

但无论如何,如果你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再也不能用目前的方式欺骗自己,延续假装生活的日子,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帮到你。

没钱的日子你们过的还开心吗?

这个不存在高兴和不高兴,而是看你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生活,积极的态度会让你对生活充满美好。消极的态度会让你的生活充满不安。

你觉得在这个社会上,没有钱的人会不会快乐呢?为什么?

或许只是钱多钱少的问题,首先钱不是唯一衡量生活得快不快乐的标准,所以没钱也不一定不快乐,有钱也不一定就是快乐的!个人观点。

总结,没钱也要好好生活,没钱就不能积极生活? 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