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个典故怎么来的?

成长新视点,问答分享。

「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个典故怎么来的,这个典故怎么来的

“鳏夫房顶炊烟少,寡妇门前是非多”,这是封建社会普通人们的生活真实写照,也反应了封建礼教的严苛,以及男女之间的严重不平等,更体现了女性人权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一、鳏夫房顶炊烟少。

鳏夫房顶炊烟少,意义相对简单。鳏夫,指失去妻子的男人。鳏夫房顶炊烟少,是指失去妻子的照顾,一个男人有时连饭也懒得做,经常是有上顿没下顿,凑合一顿是一顿,有时候,还会串东家走西家地蹭吃喝。由炊烟看起,到吃饭、穿衣生活起居,失去妻子的男人生活是非常凄清的。

封建社会,是男主外女主内,男人从小就不会学着干家务活的, 会学手艺、干农活、学识字、干大事的。结了婚的男人,在外面干一天活回到家,妻子会热水端出来,亲自伺候洗漱,递上热茶。他不回家,也不会开饭,会等着他回来一起吃。

而没有了妻子的男人,等于失去了家里的主心骨,回到家空荡荡的,形单影只,无限凄凉,自然就不想着好好地自己做饭吃。何况,干了一天的活,累得要死,也没有力气做饭,只有凑合着过。

二、寡妇门前是非多的典故来历。

寡妇门前是非多的这个说法,源于西汉初年民间发生的一件事。

当年,河南雒阳(今河南洛阳)有一个姓张的大户人家,是当地巨贾,富甲一方,号称张百万。他有个独生儿子,叫张匡,人长得还算周正,就是天生残疾,是个瘸子。老头子虽娶了几房姨太太却只生女儿,为此,他成了张家的心肝宝贝。

从小就是要啥给啥,一个不满意,就摔锅砸碗,闹得家里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养成了一个专横跋扈、不讲道理、随心所欲的霸王脾气。6岁以后,家里开始请私塾先生教他读书,张百万指望他长大了能够接管自己的产业。

可是,他不好好地读书,来一个打跑一个,来两个打跑一对。从6岁到10岁,张老爷每年要请先生几十个,每一个都呆不长。时间一长,外人送他儿子一个外号叫“张狂”,不是张匡了。

银子花的不少,大字也不识一个,雒阳郡的私塾能请的先生都请遍了,再也没有人敢到他们家。有高人,给他出了个主意,说:你们家犯灾星,儿子就是天上的黑虎星转世,要给他请个练武术的人,才能治住他。

张百万听从了意见,花重金从河北馆陶请来了一个姓陈的武教头,专门设置了一个院落给他住。教头还带了一个与与张狂同年的儿子,叫陈盛。这个孩子,长得虎头虎脑,小小年纪,深得父亲家传武学真传,还喜欢学习看书,写得一手好字,做的一手好诗。

说起来,挺稀奇的,自从陈教头来到张百万家里后,张匡过去打老师的毛病不见了,还与陈盛玩成了好兄弟,也多多少少学了点武术,认识了几个字,能够说几句酸文。

不过,他虽在家里没有闹腾,在外面可不消停,经常与地痞厮混,每当他拉着陈盛一起玩乐的时候,人家不跟他一伙,自己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用在张匡的身上,尤为贴切,他不仅吃喝玩乐,打架斗殴,还经常调戏妇女,成了人见人恨人渣。这让张百万不仅赔了不少钱,也在社会上丢尽了脸面,家里人都在想,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收心,干正事。

一天,家里来了个化缘的老道,仙风道骨,颇有神仙风采。张百万说出了心中的苦闷,老道点拨说:天性所致,加上身有残疾,心态固然与众不同,可以给他娶个媳妇,看看能不能管住他,让他改变过来。张百万听了,连忙与老太太商量,觉得这个办法很对,出高价找几个媒婆帮忙张罗婚事。

可是,他们家虽然有钱,但是在涿州,一听说这个婚事,就是一个残疾的女子,都不愿意嫁给他,找了一年也没有一个女子愿意。这可愁坏了老两口,近的找不着,没有办法,只有从远的地方找。

这年,在张匡十八岁的时候,有媒婆介绍了河南开封的一个女子,芳龄十六,叫孟楣,知书达理,貌美如花。

只是,这个女子父亲经商不善,被人骗了很多钱,还欠了很多外债无法偿还,气得投井自杀而死。母女相依为命,但债主仍不放过她们,孟家女子表示如果有人帮忙还债,什么人都嫁。

张百万听说了媒婆的消息后,立马拍板,只要女子愿意嫁给他儿子,愿意帮忙偿还所有债务,并把她的母亲一起接过来养老。就这样,没多久,媒婆就撮合成了张匡和孟楣的这桩姻缘。

孟楣果然是上等的女子,孝敬公婆,体贴丈夫,把张匡打扮的精神抖擞。张匡也没有再出去花天酒地了,还把媳妇当祖宗敬着。

小两口也经常与陈盛一起玩耍,吃饭喝酒,也经常会让陈盛作陪。看到儿子被收住了心,张百万乐得整天对着镜子笑,说是祖宗终于开了眼,娶了这么个好媳妇。

转眼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孟氏也没有喜事的迹象,可把老两口急坏了,也不敢问儿子,怕惹儿子生气,那可不好收拾。这天,正值处暑之日,早晨起来,张匡说要去庙里上香,为媳妇和父母祈福,就带着两个家人出去了。

没过多久,家人抬着奄奄一息的张匡进了府门,跟张百万说:少爷到了庙里,刚跪下磕头,不知道为什么就一头栽倒不起。

张百万连忙请来多个名医诊治,每个人都直摇头,连药都不开,就说,还是准备后事要紧。中午不到,张匡就停止了呼吸,张百万一家悲恸欲绝。

张匡死后,孟氏成了寡妇,这按照古代的规矩是不能再嫁人的,孟氏也没有怀上一儿半女,就这么在张家继续生活着。陈盛还一如既往地,经常会和孟氏一起聊天。

自古说,做者无心,看者有意。陈盛和孟氏的交往,在别的人眼里,变得与张匡在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张府的一些姨太太、丫鬟仆女们,每当看到他们两个说话时,总会在背后指指点点。

时间已久,就流传了一些关于孟氏不贞的消息。

这天,张百万和老太太,把孟氏和她的母亲,叫到了客厅,当着一众家人的面,张百万说:我们家对你们孟氏一家,有再造之恩,儿子虽残疾,但我们帮你们还清了债务,也过上了好日子,你们也应该懂得满足。虽过去张匡与陈盛亲如兄弟,现在他暴死之后,孟氏应恪守妇道,少于陈盛接触才对,更不能有男女之嫌才对。

当时,孟氏羞愤难当,跑回房间穿上新娘子的衣服,投井自尽而死,她的母亲听说女儿自尽,也在房间之内悬梁而死。

突然之间,张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陈盛立马找到张百万,对他说:老爷一家,对他们父子恩重如山,张匡也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自己和孟氏之间,绝对是清清白白的关系,没有任何男女之嫌。

现场验尸的仵作听了之后,对张百万和老太太说,可对孟氏做进一步的检查,再做打算。等到仵作对孟氏检查之后,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孟氏至今还是完璧之身,也就是说她还是一个处女。

孟氏的无辜冤死,根源在于她是一个寡妇的身份,在礼教上不允许与其他男子太多的交流。

慢慢地,这个故事,被传说成了寡妇门前是非多的典故,也对世人是一个提醒,就是寡妇自己要注意保持身份,别的男人,也要自觉地与其保持距离,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和误会。

三、为什么要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寡妇门前是非多,是指失去丈夫独立生活的女人,容易引起旁人的关注,被他人骚扰欺负,从而对她说长道短。

在古代,从母系社会过渡到父系社会以来,到封建社会时,女性的社会地位逐渐下降,成为了男人的附庸。这个时候的女子,是极少抛头露面,也几乎不学习文化知识的。

有钱人家的小姐,会相对好一些,跟着私塾老师学一些基本知识,能够看一些书籍。而普通人家的女子,自幼都会被灌输“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只会学一些针线活、厨房烹饪等,不会农活。

一个女人失去丈夫后,就是失去“三从四德”中最重要的靠山。所谓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丈夫死后,女人能做的事情,就是“守节”,把儿女抚养成人。

可是,对于普通老百姓人家,一个女人拉扯孩子成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农田耕种不会做,也做不了,只有找别的男人帮忙

在封建社会,尤其讲究男女之间要避嫌,非亲非故的人,一般不会见面打招呼,也不会说话,更不会有什么来往。而守寡的女人,失去了家里的顶梁柱,农活没有人干,是被迫无奈的事情。娘家的亲人住的远,不可能经常过来帮忙,只有左邻右舍,附近的人来帮忙。

男人和女人之间,因帮忙的事情,自然要经常走动,不能面都不见,也不可能只是打个招呼。长此以往,寡妇就会被人在背后说闲话,指责她不守妇道,可是谁知道她们的苦衷呢。

结语。

寡妇门前是非多,说到底还是封建社会的时代产物,也是封建礼教控制女性的精神枷锁,更是把女性当成了夫权、神权、族权的牺牲品重要手段。

在新时代,女性的权力已经独立,可以高傲地活出自己的渴望和尊严。这一切,都要感谢新中国,感谢共产党,感谢伟大领袖毛主席,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打碎了罪恶的封建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