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问题,我也经常问自己。

如果“早知道”她是这样一个人,我当初还会借钱给她吗?

如果“早知道”贵金属亏那么厉害,我当初还会投那么多吗?

如果“早知道”老板是这样一个人,我还会那么卖命吗?

image.png

当然如果能“早知道”,自然是不会犯傻啦!我肯定会做出一个理性的选择,其实这是一种后视偏见。就算时间能够倒流,我们其实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因为有些坑只有自己踩过才信它是坑,以后才会绕道或跳过去;有些苦必须自己吃过,才懂得体会幸福的味道;有些人只有交往后发生一些事情,你才能知道本性是什么,光看是看不出来的。

我们当初会有那样的想法,那样的选择,那样的决定都是由我们当时的认知决定的。我们现在会有不同的想法,是因为我们经历过,认知不一样了,才会有不一样的选择。

有位老师曾说过:你永远赚不到超出你认知范围外的钱,除非你靠运气,但是靠运气赚到的钱,最后往往都会靠实力亏掉,这是一种必然,你所赚的每一分钱,都是你对这个世界认知的变现,你所亏的每一分钱,都是因为,对这个世界认知有缺陷,这个世界最大的公平就在于,当一个人的财富,大于自己认知的时候,这个世界有100种方法收割你,直到你的认知和财富相匹配为止。认同吗?

过去的一年,木子姐经历了太多的人情世故,久久不能释怀。当时我听到老师讲这句话的时候,我就释怀了。有些钱,可能在我当时的认知水平就留不住,虽然我也是靠自己的汗水,放弃同家人的美好时光,没日没夜加班加点换来的,不是靠偷,靠抢,靠骗,靠给别人画大饼换来的。但是心里还是会不舒服,钱是小事,你的信任被践踏才是大事!没事,恶人自有恶人治,我们治不了,这个世界还有100种方法会帮你治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去年的一天,跟同事A在一起吃饭,我们聊到一位已离职的同事H, 他是公司的司机,经常跟我们业务外出去拜访供应商,自然也就跟供应商也混熟了。直到有一天,一个供应商的厂长打电话过来打听这个同事H,但是同事H已离职。我们这才知道同事H找供应商借了钱加油,但是一直没还,供应商因为信任公司,所以借给他,但是好久没看到同事H便忍不住来打听。我们这才知道同事H借遍了全公司每一个能搭上话,有的还了,有的没还,只是借的金额不大,就两三百加油的钱,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家也都会借,否则你跟他出车,他说没钱加油,你也不能跟他在车上耗着呀?

有过这样的经验,按理说,同事之间借钱应该就不会再有类似事件发生了吧?

后来,我们由借钱的话题聊到同事C,同事A说同事C前年年底快过年的时候找她借了3000,但是已经还了,还好。我当时好吃惊,因为同一时间同事C也找我借了钱,而且是5000。因为同事C是我的下属,我自认为对她还是很了解,在她告诉我她要还房贷,过年希望可以给家里老人买点东西,而当时公司工资还没发,所以我二话不说就借给她了。

我对她的改观源于知道同事C竟然跟同事H一样,同时找多人借钱,而且同事A说也是找她借5000,只是她没有借那么多给她而已。那时,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广撒网,愿者上钩”这样的画面,挺受伤,我以为她是因为信任我,所以才找我帮忙的,我给自己加太多戏了。

同事C是一个90后,毕业一年内就结婚生子,据说男方家里贷款买房买车付了首付,但是每月的分期付款需要小两口自己还,生活压力可以想象,但是选择外表光鲜亮丽,就要接受几年苦巴巴的日子,也许都有苦衷,但是这又能怪谁呢?当初选择先甜后苦,那就得接受现实。我以前对这个自己从一个应届小白带到什么都懂的业务,还是有点偏爱的,既好学,也能吃苦,看着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所以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催她还钱,毕竟我当时也不缺钱。

后来吧,我从这里,那里听到同事C还挺会追求小资生活的,还会买花装点生活,周末还跟老公花上百块去影院看新上映的电影。而这些,我这个借钱的主都省不得花,那时我的心里是很不好受的。

原本我对她还是同情的,在她要离职时,我问她什么时候可以还我的钱?她告诉我,让我相信她,她下个月还一半,再下一个月还剩下的。我收到的前一个一半,下一个一半至今也没见踪影,但是这位伙伴在离职后把我这个前主管拉黑了,让我对人性真的是又学习了一次。

你肯定要问,没打借条吗?是的,没打!需要打借条的交情,事实上,你是不会借的,但是因为借钱而失去的交情却天天在上演,我们还少听过这样的故事吗?但是 这种事不在你身上发生一次,你是永远也记不住的!我现在依旧会借钱出去,但是我会判断,这钱如果回不来,我是否能接受?如果能,我就借;如果不能,我就不借。

很多事情其实发生了,已经没有办法改变。我们也没有“早知道”这个特异功能,但是我们完全可以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善于做总结复盘的人生都可以翻盘的,你的人生只会越来越好!以前所有糟糕的经历都会成为一笔又一笔无价的财富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别让它们再影响你未来的生活!

标签: 同事借钱